对话俞敏洪:新东方是教育不均衡产物但不会被在线教育打倒
2017-12-07 09:40:18

经典言论:

1、三个创始人里王强英语最好,我的英语最差,他们俩都在国外有十年以上的生活经验,但我的词汇量最大;

2、英语字典对我的影响不是最大,应该是三国演义和红楼梦,我对人物性格把握和红楼梦有关,与人交往的方式受三国演义的影响;

3、我演讲从来不准备,准备的演讲不精彩;

4、前五十年最得意是,最遗憾是把自己作为学者的潜力给弄没了;

5、最敬佩的学者是蔡元培;

6、新东方现在的模式一定会走到头,但是看公司里有没有产生新模式的基因,我认为新东方还是有的。

导语:

在线教育的崛起,让打着线下培训机构的新东方在过去两年经历了怎样的冲击?

上市之后,顶着财报压力,新东方管理层出现过哪些动荡?

作为两会委员,面对价比天高的学区房,如何反驳曹景行?

高龄转行投资人,俞敏洪怎么挑选创业者?

今天中午,趁着两会间隙,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对话曹景行。

作为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分享了新东方在上市之后出现的经营危机和转型投资人之后,对待创业者的态度。俞敏洪称,自己在创业眼光和布局上最佩服,承认新东方的模式总有一天会走到尽头,称自己是新东方三个创始人中,英语最差的人。

作为两会委员,面对曹景行对待学区房的态度,引俞敏洪反驳:“很多关于教育不均衡的政策越走越极端,学区房不是简单的扩大划片、摇号就可以解决的,家长的攀比心理和教育资源的不合理分配才是问题的核心。”

转型挑战:忽略收入和绩效的考核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批在线教育公司的快速成长,让没有互联网基因的新东方深陷转型危机。一方面作为上市公司,收入和利润是顶在头上巨大的压力,内部高管意见分歧,新东方口碑、教学质量下滑严重;另一方面,叫嚣着两年内灭掉新东方的在线教育公司比比皆是。

俞敏洪坦言,两年以前,新东方内忧外患:内部价值观不明确,在线教育公司带来冲击。

“对内,整顿了新东方的核心考核机制,首先要求把收入和绩效考核放在一边,引起了财务部门的强烈反抗,之后跟人力部门说,要求所有的考核指标必须跟核心的教学质量、老师素质、消费者口碑挂勾,这些不能量化的指标又引发了人力部门的不满。”

俞敏洪直言,在15年的时候,新东方设置了一些非常粗暴的考核机制——要求任课老师必须去参加所授学科的考试,而且必须达到一定的分数才算合格,“这在当时引发了很多老师的不满,但是一年之后,老师素质确实大大提升,随之而来的就是口碑变好、收入增加。”

对外,面对在线教育的崛起,俞敏洪称,当时还有人跟新东方建议说把所有线下校全部关掉,所有学生老师上线的极端提议,可见当时新东方内部的焦虑。但是,承认新东方没有互联网基因的俞敏洪在经历了教育O2O从风口跌落之后,也对线上和线下教学有了重新的认识,在他看来,教育最好的方式是线上和线下的结合,不懂教育本质的互联网公司不过是纸老虎,死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俞敏洪认为,在线教育功能三个:

1、远距离的教学资源实现均衡

2、帮助实现教育大数据化和智能化,通过学生在网上做题和跟踪,可以知道他的问题在哪?

3、智能化的教学方式可以让老师更高效地去授课,快速获取学生的知识盲点并有针对性地进行练习和授课。

对创业者:有没有创业人的特质很重要

作为洪泰基金的合伙人,俞敏洪认为一个创业者需要具备一些基本的特质,即

1、有很好的计划;

2、有投资者,“因为投资者鬼精,他们认可,成功的几率会大一些”;

3、找对合伙人,“中国的创业公司有三分之一是被合伙人搅黄的”;

4、情商、领导力远比技术更重要。

俞敏洪坦言,不是每个人创业都能成功的,但是创业对于一个做好准备的年轻人来说,是值得一试的事情,因为你不折腾就不知道自己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比如说我,如果我没有从北大离开去创办新东方,我就不知道我能把新东方做成今天的样子。”

俞敏洪认为,自己在选择创业者的时候,商业模式反而不是一个核心的考核指标,“因为现在的新东方和创业的时候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模式,也是几生几死才做到今天的样子”。在俞敏洪看来,最重要的是看一个创业者有没有领导的才能和领袖气质,其次需要有成熟的人品人格,有一定的工作经验,最后才是商业模式本身的好坏。

俞敏洪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有领导才能的人,但是在创业的眼光和格局布局上面非常佩服,“ 因为他能看到五年以后的计划,我只能看到明天”。

教育不均衡:学区房是极端政策的产物

作为两会委员,教育不均衡问题是俞敏洪近年来提到最多的一件事。俞敏洪坦言,教育不均衡造就了家长们的攀比心理,而两者结合起来的成果就是像新东方这样的培训机构大量出现以及天价学区房的供不应求。

对于学区房,曹景行认为,把好学校的现有范围扩大10倍,就没有学区房里。俞敏洪反驳称,学校承载学生的数量有限,无论是划分学区房还是摇号上学,不解决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学水平地域性差异问题,教育就难言公平,“当前很多教育政策越走越极端,原来不化区的时候反而没有学区房,现在按区上学之后反而出现了高价学区房,每平米十几万的价格就只能让有钱的人去上学”。

俞敏洪认为,以北京而言,教师资源的按区轮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当前的不公平现状。同时,教育地域公平问题解决后,缓解城市中心压力,疏解人口也都可以迎刃而解。

热线电话:010-84921764
邮箱:372156937@qq.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双营路美立方4号楼3单元1105
Copyright 2014-2017.智云凌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15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