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股王全通教育陨落 在线教育迎新机会还是泡沫?
2017-12-07 09:44:16

昔日“股王”陨落 在线教育迎新一轮机会还是泡沫?

李向磊、孙吉正

潮水退去方知谁在裸泳,昔日“股王”全通教育集团(广州)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通教育”,300359.SZ)风光不再。8月18日,全通教育发 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陈炽昌及林小雅受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的行政处罚,“陈炽昌、林小雅隐瞒股份代持关系,向全通教育报送的《股 份减持告知函》存在虚假记载”,“责令陈炽昌、林小雅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早在今年8月7日,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总经理陈炽昌等人申 请辞职。同日,刘玉明等人分别被聘任为总经理、副总经理。

全通教育股价由最高时467.57元/股,跌至当前每股价格在13元上下徘 徊,市值严重缩水,净利润再次出现亏损。据全通教育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2017年上半年营收40661.69万元~48794.03万元,归属于 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00万元~1800万元。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在“互联网+”概念的热潮下,资本进入在 线教育领域大都不是搞教育,而是来炒作的,全通教育的高股价已和其业绩产生的价值相背离,是资本炒作助推的结果。《中国经营报》记者就如何扭转净利润亏损 等问题,联系全通教育并发去采访函,对方回复称,因处于即将发布半年报的敏感时期,不便接受媒体采访。

净利润再次亏损

全通教育官网信息显示,公司成立于2005年,秉承立足校园、面向家庭的教育信息服务的定位,聚焦并专注与中国K12基础教育领域的互联网应用和信息服 务运营。另据全通教育2016年年报,其当前业务分为家校互动升级、EdSaaS(教育领域的软件服务化)、继续教育及学科升学四大板块。

自2014年上市之后,全通教育的业绩一直很漂亮。近三年年报显示,全通教育2014年~2016年营收分别为1.93亿元、4.39亿元、9.7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45亿元、0.94亿元和1.03亿元。

上市之后的全通教育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均在不断上升,直至2017年。2017年7月14日,全通教育发布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告显示,营收 40661.69万元~48794.03万元,同比增长0~20%,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亏损1300万元~1800万元。而今年4月全通教育公布的一 季报显示,报告期内营收约为2.22亿元,同比增长16.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41万元,同比下滑148.97%。

对于净利润下滑,全通教育在其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告中解释称,主要原因系公司业务结构变化,技术人员及研发投入较上年同期增加和投资收益减少。实际上, 全通教育净利润亏损早有预兆。除了一季度净利润下滑外,其2016年年报还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幅度同比下滑严重,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 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减少0.95%。

“全通教育所做的产品在市场是比较有竞争力的,但它资本变现意图太过明显,为了维持虚高的股价,其一直在不停地‘讲故事’。”在线教育资深从业者朱培元认为,全通教育的问题还是营收上不去,资本市场铺的又比较大,完全靠控股股东兜底维持股价。

资本运作重于业务发展

在净利润亏损的同时,全通教育也逐渐被投资者抛弃。公开资料显示,在十大流通股东中,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社保基金406组合大幅减持520万股,退出十大股东之列;前十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则从2015年一季度末的71.25%降至2017年一季度末的55.50%。

自2014年上市后,全通教育股价一路上涨,既得益于当年股市快牛的行情,也有受到产业资本的推动。资料显示,从2013年至2014年8月,中国在线 教育领域大的投资案例超过40笔,披露的投资总金额超过2亿美元,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一大批互联网公司都通过投资部投资了在线教育产业。

“大部分资本进入教育领域炒作‘互联网+’这一概念,而不是促进在线教育产业发展。”熊丙奇表示,一方面,资本带着赚快钱的心态进入在线教育领域,跟教 育自身的发展规律有本质冲突;另一方面,资本必须进入能快速获得现金流的领域,而能够快速获得现金流的领域则是在线教育的学科培训,即课后辅导。

主营业务发展受限,全通教育在开拓新业务的同时,也同其他上市公司一样,借助资本进行扩张,在在线教育领域进行广泛布局。2016年12月,全通教育以 7018万元收购教育信息化服务提供商上海闻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29%股权;2015年4月,收购介诚教育,业务布局延展到出国留学、游学国际教育领 域;2015年1月,对继教网、西安习悦进行股权并购,耗资11.3亿元。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全通教育先后进行了10起并购,交易总 价值达16.14亿元。

但是并购与开拓新业务并没能提升全通教育的净利润。全通教育2016年年报显示,家校互动升级业务、 EdSaaS业务、继续教育业务营收分别为2.87亿元、3.11亿元和3.31亿元,前两项业务占其总营收比重超50%。另外,上述三项业务毛利率比上 年同期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其中EdSaaS业务毛利率同比下滑34.96%。

朱培元表示,目前在线教育To B端(To Business,即针对企业提供服务)的市场盈利空间还是相当大的,但如果仅仅做To B端会受政策、业务等方面的限制,天花板很近,竞争也非常激烈;另外,在线教育To C(To Consumer,即针对个人消费者提供服务)市场空间更大,包括作业帮、猿题库等企业都在To C端厮杀,而且很多企业都在To B端做起来之后进入To C端。

在线教育产业进入转折点?

短短两年,昔日“在线教育第一股”全通教育经历了股价下跌、市值大幅缩水、营收增速减缓、净利润亏损。在“互联网+”概念热潮下,在线教育受到资本的追捧,但热潮过后,一些像全通教育这样的在线教育企业不再受资本的青睐。

教育行业资深从业者、在线教育自媒体人黄嘉榔表示,近几年类似沪江网校、51talk、vipabc等在线教育机构开始在资本市场活跃,比如沪江网校借助资本开始打造属于自己的上下游产业链和沪江系的教育体系,而一批没有教研和师资实力的在线教育机构会慢慢离开视线。

在朱培元看来,资本不可能退出在线教育这一风口,原因在于互联网以及大数据、AI等新技术的发展为在线教育提供了技术支撑。另外,用户不断增加的需求,如英语学习、职业技能培训等在刺激着在线教育的发展,全通教育只是个例。

据媒体公开报道,8月14日,在线教育机构作业帮宣布完成1.5亿美元的C轮融资,早些时候,猿题库宣布完成1.2亿美元的E轮融资。一些投资基金更是 直接成立教育基金,专注于包括在线教育领域在内的投资。8月10日,真格基金宣布成立教育专项基金,将对包括在线教育、K12培训、教育技术平台等在内的 全领域进行天使轮到Pre-IPO轮阶段的投资。

“像在线教育行业,大部分企业是不缺钱的,都是资本在你后面追着投资你。”朱培元说,当前在线教育行业最大的问题是缺少变现的方式,即整个行业都缺少一个成熟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一旦行业内出现一款拳头产品,在线教育的未来就更加可期。

熊丙奇认为,当前在线教育更多是传统线下教育的补充,名义上向学生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服务,但实际上所有的在线教育培训机构所做的事情都一样,如将线 下作业搬到线上,其本质没有变,在学生的需求没有变的情况下,在线教育能够提供的服务也没有变。“当前线下教育也在向小班教学方向转变,采用交互式、探讨 式教学,课堂互动性比线上强,因此必须认识到在线教育交互性差等弊端,将线上和线下的优势结合起来,结合教育规律进行在线教育产品开发。”

热线电话:010-84921764
邮箱:372156937@qq.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双营路美立方4号楼3单元1105
Copyright 2014-2017.智云凌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15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