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辅导李勇: 在线教育的时代真的来了
2017-06-29 11:11:56

    搭乘着直播、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多次被资本追捧又多次令人失望的在线教育行业,或许将迎来真正的风口。


  5月31日,猿辅导公司宣布完成E轮融资1.2亿美元。


  猿辅导公司CEO李勇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2016年是在线教育真正的元年。“之前确实很多投资机构都曾经有过一个伤心的投资在线教育的故事。但现在真的不一样了,在线教育已经有了核心的规模化收入,也有了成熟的产品。”


  他表示,5年前,这个行业对于如何将教育这件事在线化,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大家只是觉得,教育肯定以后会在线化,但问题是,在10年前、20年前大家也这么想。教育的在线化是远远落后于大多数人的设想的。


在线教育的时代真的来了


  “到了现在,我觉得在线教育真的可以说有确定性路径出现了。”李勇表示,作为在线教育主战场的K12领域,基于直播的在线辅导模式已经被认可;而职业考试领域在线教育甚至已经占据了主导。


  对于在线教育企业而言,规模化收入是其成熟的第一步。李勇认为,教育这个行业一是服务很难做起来,二是发展的速率天然较缓慢。但它的优势在于一方面用户对于价格相对不敏感,另一方面又是一个反周期行业,不容易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因此,只要能实现规模化的营收,且达到较高的复报率,那么,实现规模化的利润事实上是不难的。


  “教育行业确实是一个深度服务业,线下也是这样,慢就是快,就像学而思(好未来集团)以前有一段时间是很慢的,但是很多年看下来它是快的。”李勇说,“大家不要觉得现在的教辅模式是天然的,也是很多教辅机构慢慢摸索出来,它有一个什么班、时间是多长、教什么内容,也是大家摸索出来的。但是在线化后,大家完全得重新来看这件事情。”


  事实上,行业成熟的标准表现在复购率这一指标上。“因为在线教育是新生事物,如果能达到线下机构的比较好的水平,我们觉得就是成熟的。”


  李勇表示,今年夏天,猿辅导公司将开始进行一轮的推广。“如果只有40%左右的复购率,去大规模推广肯定是不划算的,你肯定要达到一个非常高的水平才划算。”


  在线教育行业的成熟,在外部要得益于智能手机和互联网人口的快速发展。


  一方面,智能手机很好地帮助在线教育企业实现服务的在线化。李勇表示,过去大家老觉得教育是一个内容产业,其实它同时是一个服务业。过去虽然有PC,但是因为教辅服务的流程很长,需要大量的通知、交流,PC无法24小时在线,智能手机则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另一方面,这几年“亲互联网人群”开始成为在线教育的消费群体。“60后对互联网、对在线教育接受度还是比较低,70后也只是少部分人接触到互联网,真正的亲互联网一代应该是80后为主体。而中国的二线城市女性平均生育年龄是二十七八岁,80后到现在孩子差不多10岁。”


  内部因素方面,对于在线教育企业而言,师资和技术是两个核心因素。


  以猿辅导为例,在发展初期,猿辅导以C2C平台的模式吸引教师,一个老师就相当于一家“店铺”,学生在每个老师的“店铺”里下单选课,老师与平台进行收入分成,一些老师月收入高时可以超过20万元。


  “后来,我们发现教育产品确实不太一样,第一,用户对SKU(课程数量)没有太多的要求,对课程本身的数量并不那么敏感,甚至SKU太多会影响其决策。第二,用户对课程质量是高度敏感的,不仅因为他付出了金钱,更重要的是付出了时间。”李勇解释道,做平台时会有大量的课程相互重复,有一些不好的老师对用户造成了伤害,而被伤害的用户就再也不会二次购买。


  这也使得猿辅导公司最终转向了自营模式。据了解,目前猿辅导公司授课老师以市场化老师为主,多数有5年以上授课经验,硕士以上学历的占70%以上,收入水平较高的老师年薪约40万~50万元。


  “我们不需要线下那么多的老师,我们的老师从选择上来讲,可以选行业最好的,因为他一个人可以服务很多学生。”李勇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线教育行业优质的教师资源在线化,对于三四线城市有着更大的吸引力。李勇也表示,目前一线城市的竞争处于相对比较饱和的状态,未来的增长主力将体现在二三线城市上。


  另外,人工智能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正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李勇举例说,猿辅导的小猿搜题就包含了大量的机器学习,因为它的识别是用深度学习的方式来实现的。未来的智能化在一定的程度上能够代替老师,它比有些老师更懂你,因为有些老师记不住你在一些知识点上的具体掌握程度。


  对于在线教育行业的市场推广行为,李勇并不赞成向互联网行业那样烧钱补贴用户。


  “因为教育确实是一个重决策,而且我们的价格本身也不高,我们觉得靠补贴用户也不一定有效。那种快速的平台型的竞争可能是这个模式,但我们觉得对我们这样一个比较慢的服务属性的行业来说没必要这样。”李勇表示,“教育是一个服务能力的问题,它不仅仅是流量。因为它是一个重服务的产品,不是一个完全软件式的,不是完全边际成本为零可以复制的。”


  【本文首刊于2017年6月19日出版的第135期《财经天下》周刊】

 

        推荐阅读: 钱江晚报:在线教育火了!近半学生转战网络

热线电话:010-84921764
邮箱:372156937@qq.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双营路美立方4号楼3单元1105
Copyright 2014-2017.智云凌飞(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1506号